敬新青年 X 王尼玛 | 我们不是一堆冷冰冰的data

2021-08-02 11:59:40   人气:
敬新青年 X 王尼玛 | 我们不是一堆冷冰冰的data(图1)

神经漫游乐队的核心精神,是想通过音乐去表达对信息时代的恐惧。不反科技,但思考科技对人性的冲击。我们发现,在当代资本体系下,科技好像已经成为高效控制个体的工具,当下的年轻人仿佛都是一堆数据而已。由于我们不太会画画或者写作,所以采用比较重型的音乐形式去唤起个体对人性的记忆,让所有年轻人都知道自己不是一堆冷冰冰的data。

——王尼玛

敬新青年 X 王尼玛 | 我们不是一堆冷冰冰的data(图2)

为什么乐队名字叫神经漫游?

乐队是今年1月份成立,最早叫银角大王,后面改成了神经漫游。

《神经漫游》是赛博朋克早前的一本小说,因为我们是做电子合成音乐的,未来感是个永恒的主题。同时,也想通过音乐去描述信息时代数据对人的筛选,乐队有首歌叫data,讲述人们每天都在无形中被数据监控着,没有真正的空间。

敬新青年 X 王尼玛 | 我们不是一堆冷冰冰的data(图3)

但我觉得年轻人的生活不该是这样子的,应该有一处小小的心灵角落,超然于数据世界之外存在。

乐队呈现的是怎样的一种音乐形态?

我们选择的是电子合成音乐,是一种比较新兴的音乐形态。乐队五个人,鼓手阿崇,键盘leo bass沈杨,吉他阿超,成立乐队之前,有人玩金属,有人玩流行,有的人玩卡哇伊base,有人玩爵士,门类很丰富。

吉他手是金属仓出身,带动了乐队整体的氛围感,总体来说,我们乐队几个人骨子里都是非常undergroud的。

敬新青年 X 王尼玛 | 我们不是一堆冷冰冰的data(图4)

在你的评价体系里,音乐有好恶吗?

这么说吧,音乐本身没有高低之分,每种音乐都有自己的用途。在小清吧会听见民谣,在咖啡厅会听见钢琴。有时候觉得广场舞音乐很低端,但在广场舞的场合放爵士乐也并不合适。不同的音乐,有对应的场域。

音乐虽然没有高低之分,但有好听不好听,喜欢不喜欢,这就有了好恶。音乐是一种表达方式,表达给对的人听,它自然就是对的。

敬新青年 X 王尼玛 | 我们不是一堆冷冰冰的data(图5)

在什么样的场合,人们更容易通过音乐遇见对的人?

就比如我们现在黑厂,大家都喜欢听朋克,金属,电音这一类比较嘈杂,进攻性很强的音乐。

在黑厂计划的这个场域,喜欢重型音乐的人相互交流,也一个人介绍一个人,大家就都逐渐不约而同地聚集在了这里,通过一个「场」,遇见对的音乐,对的人。

敬新青年 X 王尼玛 | 我们不是一堆冷冰冰的data(图6)

酒和音乐的交集是什么?

酒和音乐都是工具,「酒」能够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拉近,因为借着酒意,大家可以把自己内心的话畅所欲言,同样音乐也是一个表达工具,表达乐手,想要做什么。

当我们喝了酒,感到很放松,就能用更Nice的方式与观众进行交流。

敬新青年 X 王尼玛 | 我们不是一堆冷冰冰的data(图7)

派对就要有酒,就要有音乐。过去做重型音乐都是喝烈性酒,现在的话,我们觉得奥兰的红酒会更舒服一些,微醺的状态,能让人感觉与音乐都融合在一起。

奥兰小红帽的红酒不一定要拿高脚杯混着喝,红酒也可以混红牛,混别的饮料一起喝,比较符合我们undergroud的信念。

敬新青年 X 王尼玛 | 我们不是一堆冷冰冰的data(图8)